栏目导航

六合商城

流量不是演员但电影永远是电影 谭飞对话汪海林

更新时间: 2019-11-07

  欢迎来到《四味毒叔》,我们好久没见到海林了,因为老有人在后台提给海林问题,所以今天拉着海林,我们好好聊聊。

  刚才我们在闲聊时说过,导演应该有一种板寸精神,随时要把自己剃成一板寸,不能在舒适区里待着。但可能中国很多世家子弟的导演,在舒适区待惯了,他觉得弄弄就行,弄弄就能成功。你想郭帆脱了几层皮,掉了多少斤肉,最后才拍了那么一部电影,所以人家也举了个例子,说鹿晗,你行不行来个板寸在里面,别弄一韩国中分头,齐刘海,这让人怎么去理解呢?

  我觉得他还是整个创作上也向流量思维妥协了,他们肯定会有评估,他觉得把他剃成板寸,铁粉就不认了,这个风险谁来承担呢?我好不容易花了那么多钱请他来了,把他做了一个造型不像他本人,我是划得来呢?还是划不来呢?

  而且我觉得电影可能有一点,就是说很多人会带着对这个人的想象来看一个东西。好,如果是你是鲜肉,或者说你偏偶像、偏娱乐化。其实观众就会有很多先入为主,很难进入你要扮演的角色。他就会觉得你这个人跟那个人不是一回事儿。人设完全是不能吻合,所以这个也是他们自己的一些原罪。这个也没办法,就因为他太娱乐化,他在娱乐上挣了很多钱,同时他又想让人认为他是个演员,就相当于有个人是个作家,你非得说这人就是个导演。那很多人说不可能,他不是导演。这种身份的认定,我觉得是观众的一个必然的结论。

  那个剧类里边还蛮多的,就是长剧里边是有这种创作人的。有编剧有导演,但在电影上目前除了郭敬明,还没有产生为之创作的人。这种情况也是被忽略的,滕华涛显然是一个创作现实主义题材的导演。那么他用完全悬浮的小鲜肉演员跟他一对接的话。实际在创作上是对接不上的。他应该还是用类似他用得熟的,比如说海清什么这些演员,是吧,《蜗居》张嘉译这些我认为他是驾轻就熟。

  对,所以江南的情况就是我一直说到像九州系列。他们九州系列这几个作品目前没有成功。都是在剧上。什么叫没有成功?当然有些你不能说是失败了,有些叫还可以,成绩还可以。但总的来说你拥有最高的投资,最好的导演,最好的演员,你交出来这样一个成果是不行的,而且持续将近7、8年的时间,你占据中国最好的资源,给你们创造了一部又一部,都没有成功,没有真正成功。那么就是要反思,这个类型或者这个系列IP是不是有问题?他是不是影视化有问题?他在他的书粉里面没问题,这个不需要验证,因为他已经成功了,在书方面是成功的。那么影视化,同样我们看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就是他原来《海上牧云记》的原班人马,甚至连编剧也是原班人马,导演也是。为什么成功的情况要比他要好得多,这就说明还是内容的问题,导演是同样一个导演,所以你像《海上牧云记》,我还批评这个导演,觉得他不懂故事。那么他到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为什么他就突然变得懂故事?他没有,他只是换成了马伯庸。

  其实当时有一个背景,我记得我去象山跟曹盾聊过一次,那个时候正好在播《海上牧云记》,口碑不好,我还问了他很多东西。我觉得他那时候的感觉比较诚惶诚恐,戒慎恐惧,可是他在前一部失败之后,能够马上反思到在这个创作中能够借鉴到什么,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为什么口碑会比《海上牧云记》好,有这方面原因。当然我同意海林说的,不是所有IP都适合影视化改编,比如《上海堡垒》,其实很多人一个诟病,这种IP不适合拍成一电影,里面有很多世界观,里面人物关系那么复杂,用102分钟你怎么去把它构建完整?再加上有一些小鲜肉的表演,可能加上搭配的演员也不是很搭,所以这一切一切造成观众进不去状态。

  对,其实还有制片思维的问题,鹿晗跟舒淇的搭配问题。之前有过一个美国的片子,汤姆·克鲁斯加卡梅隆·迪亚茨一个谍战,在中国也引进了,在美国票房就不是很成功,在中国一般般。但其实我看那个电影很好的,编剧也很好,导演也很好,演员也很好,但是为什么这个影片没成功,当时我记得去美国那边采访了剧场外面的一些观众,美国的观众。有一个老观众说,他身为老影迷,如果一个电影是卡梅隆·迪亚茨演的,我一定会买票看,如果一个电影是汤姆·克鲁斯演的,我要考虑一下,可能会去看,如果是他俩一起演的,59799.com铁算盘论坛。我绝对不看。

  但最近我看了一个当年的小鲜肉,欧豪的一个变化,他有一个新片叫《铤而走险》,演了一个坏人。那种匪气演的特别真实,他虽然演一个坏人,但是你觉得他在里面是很男人的,其实这是种趋势,你像我们现在年轻人也在慢慢的开始学习和借鉴,我觉得这是对的。

  那么就是说原来是观众需要去研究的,他和她是不是搭,甚至是他俩搭,是不是反倒引起观众的反感,不愿意看到,并不是男演员的问题,也不是女演员的问题,问题是你让他们俩在一起的问题。所以我们就去想成功的例子,是吴秀波跟汤唯的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,就是这样,事前我们不知道会怎么样,但是事前的情况一看,一看海报出来就知道这个电影成了,它的化学反应很奇妙。

  而且关于男和女,爱和欲这东西,还真得有点化学反应,要实在两人不搭,观众真的进不去,说他暗恋她,我觉得也不太像暗恋,他接不接受她,不可能接受,憧憬都没有了。

  是的,我觉得他俩不搭。其实那天在现场,首演那天有很多评论,他都是亲友场,好多人都提到他俩的吻戏的问题,好多男观众都说很愤怒,当然是开玩笑,但是作为观众来说,我当时在现场就是非常担心他们俩有吻戏。你像卓别林做成小丑的形象,他跟女演员的吻戏大家都是欢迎的。在戏的处理上来讲是非常慎重了应该。你的形象跟情感戏是不是接,因为之前岳云鹏基本上别的戏里面是没有的,作为一个演员来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尤其作为一个相声演员,这个挑战就更大。所以在这个方面,我们觉得可能创作者也是忽视了这个问题,情感的化学反应可能是跟你的商业成功是关系非常大。

  所以当一个戏在筹备的时候,他人跟人的搭配,包括咖跟咖的搭配是非常深的一个学问,他需要观众心理学,需要消费心理学,需要接受美学,不是说我们拿一个A牌,黑桃A跟红桃k一起一定的,可能有时候还招人反感。

  是的,所以这个确实是,我看到江志强老板的一些采访,也说他一辈子在做电影,深一脚,浅一脚,有的戏赔了,有些戏又赚了。所以你干那么多年电影,也不能说你完全就懂电影,你懂市场,因为我们观众的太难了,所以电影的魅力也在这。特别商业电影,我们很难预判电影一定会成功,或者成功到什么程度都是无法预料,所以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把每一次创作做好。

  我们还是要尊重规律,顺着它,不能完全按照资本的意思,资本也要尊重,但是……

  资本是不懂的,你不能全怪到资本的头上。他肯定是不懂,你得去说服他,你要去引导他,你是专业的,你要去告诉他,而且即使你是专业的,你也不能保证你一定是对的。但你要去给他建议,所以包括我们编剧这些年,比如跟互联网企业很多问题发生对抗,在于什么?前一段我听到戴锦华老师电影学院的,她现在在北大了,说到一个问题,电影的数码转换问题,2011年在全球已经实现了。但是转换没有未经讨论,未经抵抗。电影史上很多次,比如黑白电影变成彩色电影,有激烈的反抗、对抗,无声电影变成有声电影都有反抗,有争论,但这次的数码的转换,整个没有讨论,整个电影界就欣然接受了。有人问戴锦华教授,为什么一定要反抗,一定要讨论?她说因为我们想知道,也许这个是先进的,我们应该接受它,顺应它,但是我们想知道我们失去了什么?得到了什么?这个需要给我们一点时间。2020北京公务员考试职位表发布时间和地址神龙网,这一点很重要。

  所以包括互联网企业的流量意识,这些算法的东西,首先一个我们认为好多算法是错的,或者对影视的创作的干预可能是错的,再一个哪怕你是对的,你代表一种先进的新传播方式。

  而且需要这种抵抗,他才能越辩越明,而不是因为我是领先的,就直接去完全覆盖,我觉得这种思路是我们很多互联网企业的强盗思维,优客逸家2020校园招聘——解锁你的超能力118kj开,所以才激起那么多的反对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



香港挂牌| 挂牌|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|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资料| 高手论坛| 青蘋果70678| www.1326668.com| 财神六合网| 管家婆一肖中特期期准| 香港马经刘伯温| 香港中特网| 大赢家|